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洪治綱:“刷屏”時代的愛與怕

作者:   發布時間:2011年04月25日  來源:  

這是一個“刷屏”的時代。隨著互聯網的高速發展,每天每時每刻,甚至每一秒鐘,信息都在以大潮奔涌般的勢頭向我們襲來,而且一浪高過一浪。我們 唯一能做的,就是“刷新”,不停地“刷新”。依靠各種快捷、直觀的電子媒介,我們以世界同步的即時性方式,將信息提高到無與倫比的地位,并且在毫不知情的 情況下,將地球變成了一座村莊。

我們還充分利用高仿真的“復制”技術,在網絡中創造了一個比任何傳統公共領域都龐大得多的“虛擬空間”。在這一全新的公共領域中,既有無限量的 信息資源,讓全球各領域、各階層的人們在共享原則下獲得了巨大的滿足,又有無限廣闊的展示平臺,讓全球各領袖、各“草根”都擁有了平等的話語發布權。

我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平等、便捷、快樂、廉價。網絡讓我們的能力獲得了巨大的延伸,也使我們輕松告別了以往的生存方式。它改變了整個人類的文化生態,當然還有人類的價值觀念。

但是,在充分享受網絡所帶來的巨大優勢的同時,我們也越來越依賴這些技術,越來越成為一個個“單向度的人”,甚至變成技術的仆役。人的主體意識 逐漸減弱,主體性日趨模糊。一切都變得飄忽不定,瞬間即逝。一種潮流,一種觀念,人們還沒有進行必要的思考,就已經成為記憶。神馬都是浮云啊。

于是,人們便漸漸地放棄思考,甚至放棄主體,成群結隊地成為一種精神慵懶、思維平面、感官放縱的動物——就像李澤厚先生所說的那樣,“人因為服 從于機器,常常變成了機器的一部分,工作和生活都非常緊張,單調而乏味,因此,一到工作之余就極端渴求作為生物種類的生理本能的滿足,陷入動物性的情欲瘋 狂之中,機器人就變成動物人。這樣人實際上成了一半是機器,一半是動物。”

這很有意思。人類用了幾千年的時間,艱難地將自己從動物種群中分離出現,并確立了世界主宰者的顯赫身份。現在,人類又通過自身的發明,將自己的 一半打回到動物時代,而且另一半還成不了動物,只是沒有生命體征的機器!難怪波茲曼曾不無調侃地說道,世界正在成為“一個娛樂之城,在這里,一切公眾話語 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并成為一種文化精神。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愿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是 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這就是信息時代的真實面孔。它憑借高智能化的網絡技術,使人類社會產生了一次巨大的進化,但也對人類自身形成了一次成功的異化。左手舉著“進化”,右手托著“異化”,我們不知道,哪個更高,哪個更遠?

面對這種艱難的生存困境,李澤厚先生認為,人要返回真正的人,除了必須擺脫機器統治的異化,還要擺脫被動物欲望所異化。咋辦?提倡人文教育,最 好是再來一次文藝復興。但是,要知道,在如今這個信息時代,連有的知識分子更換思想和立場都已經像更換內衣一樣迅速而隨便了,我們又如何才能掀起一場新的 “文藝復興”?

我們已經無法回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季節了。我們能做到的,或許就是努力地恪守自我,對紛亂無序的現實保持警惕,對充滿感官欲望的平庸生存保持質疑,對一些反精英文化的大眾狂歡文化保持必要的距離,竭盡所能地成為一個具有自主意識的人。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国产A级特黄的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