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韓松:中國科幻離阿西莫夫還有多遠

作者:溫新紅   發布時間:2012年04月16日  來源:中國科學報  
2012年4月6日,世界三大科幻作家之一艾薩克·阿西莫夫去世20周年。早在上世紀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說中文版出版后,就有了一大批的擁躉者,他不僅激發了中國科幻小說的創作熱情,還成為一代人的記憶。作為世界科幻界的里程碑人物,阿西莫夫帶給我們什么樣的思考?國內科幻作家代表之一韓松說,他本人就是受阿西莫夫的影響走上科幻創作之路,如今阿西莫夫對他的影響不再是小說的情節,更多的是哲學上的思考。

阿西莫夫貢獻了一系列思想
 
《中國科學報》:作為世界最杰出的三大科幻作家之一,您認為阿西莫夫有什么貢獻?
 
韓松:首先,我認為他貢獻了一系列的思想,科幻本身有思想試驗的特征,阿西莫夫創造了很多想法出來,比如他寫“機器人系列”,創造了“機器人學三大法則”、“機器人學”;寫“基地系列”,虛構了“心理學史”這門自然科學,即預測歷史的方向等,這都開辟了一個時代。
 
他另一個特點是把科學和幻想以及歷史融合得非常好,眾所周知,他本人除了是科幻作家還是一位科普作家。科幻不是簡單地“穿越”一下就可以了,阿西莫夫的科幻有很多科學的內容,物理的、化學的、天文的等。
 
《中國科學報》:阿西莫夫對中國科幻的影響是什么?
 
韓松:阿西莫夫的小說對整個世界影響都很大。例如最著名的“銀河帝國三部曲”中,在銀河系里創造了一個很大的帝國,帝國的分布、人類的分布,當銀河要毀滅時,他又設計了“基地”來挽救這個世界。至今許多科幻作品還有這套模式的影子。
 
同樣,很多中國科幻作品都有阿西莫夫的影子。像寫機器人題材的基本都受到阿西莫夫影響。最近“80后”科幻作家陳楸帆創作的一篇科幻小說,寫了富人家用機器人看護小孩,與阿西莫夫早期的機器人小說很相像,當然陳楸帆小說聯系了中國的現實。
 
阿西莫夫對中國科幻作家創作影響也很大,看阿西莫夫的書,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都有這種感受,即激發了對宇宙、人類文明發展的向往,一種對未知的探索,還有人與物的復雜關系、人與機器的復雜關系等等,神秘又深奧。它給我的沖擊不僅是一個科學命題或者文學命題,而是小說里提出的哲學命題,即關于什么是存在。
 
另外,阿西莫夫的創作方法對后來作者有影響,他很會講故事,故事波瀾起伏,激動人心,他特別善于運用科學元素。
 
《中國科學報》:阿西莫夫的多數科幻小說寫于上世紀60年代以前,其中的哲學命題在今天有什么意義?具體來說,對您的小說創作有什么影響?
 
韓松:可以說,阿西莫夫在小說中提出的命題至今仍在探索。
 
以阿西莫夫“機器人系列”為例。機器人到底是機器,還是有人的意識?在阿西莫夫的筆下,機器人是和人一樣的存在。有篇小說講述了機器人看護一個孩子,并有了很深的友誼的故事,早期的機器人還沒有那么強的自我意識,但這個小孩對看護他的機器人產生很深的感情。孩子的父母不愿意看到這個情景,就把機器人送到工廠拆掉了。后來機器人重生了,再次見到小孩,小孩撲到機器人身上,機器人把小孩摟在懷里。這種關系不再是物質的,與人一樣有感情了。
 
還有一篇小說的主人公蘇珊,她有一個新職業,是機器人心理學家。這個就很觸動人,機器人怎么會有心理學呢?機器人本來就是一堆電子構成的,但阿西莫夫給予機器人復雜的心理活動,而機器人的心理活動與人不同,是受到人的規則強迫控制。
 
阿西莫夫創造的“機器人三大法則”讓機器人的行為更為復雜了,他就此探討了很多命題,比如機器人能不能撒謊?在什么情況下可以撒謊?機器人為了保護人能不能撒謊?撒謊會不會違反它的定律里的某一條?機器人最終會成為什么樣的狀態?阿西莫夫以此來反觀人類的生命。這很有意思。
 
對我個人而言,除了上述的思考,還有他對文明的看法,阿西莫夫認為文明不論多長,都是一個輪回的、循環的,在漫長的歷史里,衰落會從一國轉到另一國,經歷終結、復蘇,通過一些辦法去挽救等等。這對我的影響比較大。我的很多題材都在表達文明的衰落、復興,像我的小說《火星照耀美國》中,若干年后文明中國在興起,美國則衰落。我的另一部小說《地鐵》,表達的是人類文明在走向末日的途中怎么來挽救自己。
 
將小說放在文明的尺度上去考量去敘述,是阿西莫夫給我們這些人帶來最大的影響之一, 即把視角放在整個人類的身上。
 
《中國科學報》:這似乎與另一位科幻作家威爾斯的小說不大一樣?
 
韓松:我認為他們探討的命題是一樣的,比如關于人類最后的走向問題。但氣質上不大一樣。阿西莫夫小說中看不到那么強烈的毀滅性的結局,對人類未來前景的看法還是光明的,人與機器的相處的最后結局還是好的,問題都能夠解決。威爾斯相對而言在政治上、哲學上都比較悲觀。
 
中國科幻缺乏創新
 
《中國科學報》:中國科幻與國外科幻的不同點是什么?
 
韓松:中國科幻與國外科幻還存在差距,最大的差距是不能像阿西莫夫那樣提出一個特別新的思想,像“機器人三大法則”提出來后,不僅影響整個世界的科幻創作,還影響現實世界的人的觀念,比如日本制定了一個《機器人法》。我們現在創作時用的工具和思想,還是這三大法則。
 
這是西方科幻的特征,他們總是能夠提出一個新的、前沿的思想,不斷提出新概念。像第一部科幻小說《弗蘭肯斯坦》提出的觀點,人可以扮演上帝的角色,去創造一個生物出來;威爾斯也提出哲學上新的命題,即人與外星的關系是怎么樣的,包括時間機器這個概念都很新。
 
像這樣的一種創新性的思想,中國的科幻特別缺乏。
 
《中國科學報》:創新性思維也是目前中國科學技術所缺乏的,您認為科幻與科學家、科學技術進展是如何相互影響的?
 
韓松:事實上,許多科學發明都為科幻預言過。西方的科學家、發明家的思想會受到科幻的理念影響,或許最初他們是想象一些不可能的事情,最后把科幻變成現實,像喬布斯、谷歌等。科幻就應該是有所預言的。阿西莫夫做的多是大的預言,像機器和人的關系,是未來長期會出現的問題。
 
當然,從凡爾納到阿西莫夫,他們所用的科學元素都反映了那個時代的科學的進步。凡爾納反映了工業化,可能出現的發明、地理大發現等都在他的小說里有表現,即人類要去揭示世界的秘密。
 
同樣,阿西莫夫所處的上世紀40年代前后,各種新的發明創造出現,包括航天科技的發展,這影響到他寫宇宙探險、宇宙開發,并在此基礎上又有新的想象。
 
無疑現代中國特別缺乏這種想象力,科幻是很小的方面,卻反映了一個民族的思維模式。
 
《中國科學報》:中國科幻的方向在哪里?
 
韓松:可以先考察一下阿西莫夫的成長環境,是科學教育的氛圍,先進的科學文化氛圍,在那樣的氛圍里很自然地會思考人與自然界的關系。美國科幻之所以發達,與他們的思想開放有關,他們的中學、大學教育都是鼓勵學生思考的與老師不一樣,鼓勵辯論,鼓勵奇思異想。
 
中國科幻要創新,至少要實現以下幾點。一是科學的基礎。中國科技與世界有距離,中國科幻作家可以從世界范圍去獲得信息、吸取營養,但缺乏大的氛圍,在心理上、實際操作上會有差距,我們依然不是生活在周圍都是科學技術那種大的環境中,因為中國科學技術沒有達到一個理想的水平。
 
二是在科學基礎上加入創新的概念。現在國內科幻作品題材上重復,如機器人、宇宙旅行等,缺乏真正的更大膽的想象力,還是在阿西莫夫陰影下。
 
三是加強現實的元素,讓小說反映時代的變化,時代的焦慮。科學技術時時會給人帶來很強烈影響,像互聯網、手機,對人們的信息處理過程產生很大的影響,面對這種技術帶來的變化,科幻作家就要設計與之相適應的一套人文的內容。阿西莫夫不會硬生生地寫科技,更主要是寫“關系”,最終還要通過人文的方式來解決。這個非常重要,今天我們也是這樣,在發展科學、經濟的同時,一定要有人文的、社會的研究去支撐,這可能是阿西莫夫給我們今天另外一個非常大的啟示。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国产A级特黄的片子